2007-05-12

嘜相害‧部落格達人看金穗(牛頭犬)

金穗獎入圍短片看片筆記(五)
(摘錄自個人新聞台「牛頭犬的資料庫」)

說實話,在看這些短片之前,我並沒有任何期待,一方面,因為我對台灣電影本身並不特別熱衷(特別是被嚇過幾次之後),另一方面,我也不喜歡看短片(就像我不喜歡讀短篇小說一樣,總覺得篇幅不夠,就很難有飽滿的感動)。而這部只有21分鐘的《嘜相害》,卻是其中第一部讓我震撼激動不已的作品。

影片以一名流鶯外出討生活前的抹粉點胭脂過程(伴著哼唱「日日春」)開始,仔細卻帶點冷淡地紀錄著,鏡頭跟著她的腳步來到街頭,女子的畫外音出現,描述著站壁的辛酸生活,然後,一個便衣警察隨著一個假嫖客出現,流鶯遭逮,又哭又鬧地被帶回警局留置。到這兒,你或許以為這是部單純的流鶯血淚故事,然而,警察的畫外音出現了...



兩個看似敵對、利害衝突的人,竟變成了相同處境的受害者,他們都是在這不公不義社會下,艱苦生存的底層小人物,他們被迫著要為了掙一口飯,而剝去自己的人性與尊嚴,甚至還必須相互傾軋,傷害與自己一樣的歹命人。這不正是最道道地地的台灣式悲情嗎?如果肯洛區生在台灣,這也正是他會說的故事啊!

導演的收尾極其有力。流鶯回到了開場時的斗室,面對著鏡子,開始一點一點地卸妝,我們透過鏡像,看著她對著自己蒼白面容的凝視,最後鏡頭退到一旁,她垂下了眉、低下了眼,茫然失神。又一轉,我們來到了另一間斗室,下了班的員警坐在床邊,將臉埋在手中,近乎憤恨的嘶吼,唱出了「為錢賭性命」這首歌。

「有錢人講話大聲、萬事都佔贏;沒錢人存在世間,萬事無人聽...世間的歹命人為錢賭性命,為錢賭性命。」接續著警察的聲音,流鶯也幽幽淡淡地重現這首歌。

從來沒有發現,這首改編自日本老歌的台語歌曲,是這麼的沉痛有力,是這麼貼近社會底層的心聲。這部由「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策劃的作品,在創作者寬闊的胸襟下,並沒有變成只為特定族群發聲的宣傳工具,更擴展成一種具普遍性的生存困頓,喚起每個有相似處境的人,內在的疼痛與無力感,也對這殘暴不仁的社會,大聲地控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