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8

嘜相害‧部落格達人看金穗(謝一麟)

(轉載自放屁Fun&Peace

(閱讀文章前,建議點閱「為錢賭性命」mp3同時收聽:http://www.71yy.com/song/68127.htm)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八十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一、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
二、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意圖賣淫或媒合賣淫而拉客者。
前項之人,一年內曾違反三次以上經裁處確定者,處以拘留,得併宣告於處罰執行完畢後,送交教養機構予以收容、習藝,期間為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
(中華民國 80 年 6 月 29 日公佈,施行至今)


延續著《穀子‧穀子》提到的短片話題,究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的影片,可以表達什麼,或者更應該問的是,要怎麼表達?

《嘜相害》(林靖傑)片長21分鐘,在觀看影片之前,我就知道這是林靖傑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合作的影片,內容和性工作者有關。不過這不是個容易處理的議題,無論是從娼妓合法化、性產業與女性團體的對立立場等等問題,涵蓋政治、社會文化、理論論述等層面,要怎麼用一部21分鐘的短片來談?

影片一開始,就以紀錄片式的攝影記錄方式,拍攝(再現)一個女性在梳妝台面前,仔細的化妝、戴假睫毛、戴假髮的過程。房間老舊、狹小、陰暗,裡面只有很簡單的傢俱陳設。這空間實際上就是現今「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的辦公室,也就是以前官秀琴等公娼「執業」的房間。

這位女性梳妝打扮、粉墨豋場出門後,走到台北萬華的龍山寺一帶(去過的人,看街景就知道是龍山寺,何且鏡頭還停留在「地藏王廟」前面)。在現實中,那裡的確也是有名的風化區,有許多私娼、流鶯會在那一帶「站壁」。而片中的女主角也正是從事站壁拉客的流鶯。

《嘜相害》雖然在比賽的分類都是歸在「劇情片」,但實際上它算是「類記錄片的劇情片」,演員虛構(fiction)(不是“真人”演出)、情節虛構、主角畫外音虛構,但是故事一點都不假。林靖傑用很簡單的兩個述事主軸/敘事主體:私娼和警察的心聲並置,讓影片自然而然的出現衝突點,而觀眾在這樣的衝突中,也無法任何泛道德式的評論去論斷誰是誰非,大家(私娼、警察。或許還包含嫖客)都是在社會結構、國家機器運作底下的「歹命同路人」─大家都是為著生活,在謀求一點溫飽與糊口度日而已。

影片的轉折與兩個敘事主體,交會的地方,應該就在於警察「釣魚」辦案的那幕。當然警察「釣魚」,引誘犯罪的辦案手法,社會上時有所聞,但這不是本片要批判的主題,而是「釣魚」現象的背後,突顯了基層員警所受的業績壓力問題。而業績壓力何來?當然是長官層層交辦、施壓下來。當然再繼續推演下去,可以說這都是政客為了選票的所作所為,但問題是,這樣子(用表面成績)的討好,如果沒有用的話(選不上),這些政客還會用嗎?《嘜相害》在短短的21分鐘內,表面上是呈現私娼求生與警察執法的衝突,突顯國家機器的諸多矛盾,但其實影片外有個更大的力量是直指向我們─每一個人。

沒有論述、沒有政治語言,沒有學者專家,更沒有政府官員。《嘜相害》從一個簡單的角度,並置街頭私娼與基層員警的心聲,來突顯問題。而這樣拋開批判、丟掉論理、不走悲情的處理方式,反而更豐富創作上的美學空間,也留給觀眾更多辯証與關注的空間可以自由進入。

當然,選角成功,也是這部短片可以在短時間內經營出該有的味道成功之處,尤其是吳朋奉,本身就是硬底子的演員(我喜歡他的“台味”),在片尾無奈的唱出「為錢賭性命」更是一個絕佳的收尾,他的唱歌“氣口”,也為本片加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