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1

2008《底邊優先-廢除罰娼條款大遊行》

三八婦女節,日日春與私娼、前公娼、婦女、勞工、同志性別、環保、教育改革、學生社團等運動團體,及底層邊緣族群、樂生、工傷、身心障礙者、愛滋病患者、失業者等等,發起「底邊優先─廢除罰娼條款」大遊行,要求總統候選人,對性工作者的性勞動權,提出政策修法方向,並具體簽署承諾,並在過程進行政策對話與辯論。

而要求「廢除罰娼條款」的簽署,我們不願意進入主流簡單的條件交換邏輯──因為候選人簽署個別局部議題承諾的結果,就進行個人投票行為的交換;因為候選人回應公民要求而給「選前承諾」是最基本的政策表態,至於是否日後兌現仍待檢驗,而候選人及其政黨過去相關政策具體表現,也是投票行為重要的檢測指標,更不要說,公民如何對候選人做整體評價而進行投票;但是日日春做為妓權運動團體仍堅持在大選前,結合近50個民間社團、100餘位學者專家社團幹部及3000 多人連署此項簽署活動並參與遊行,其重要的意義在於從整個審慎要求及回應的過程,突顯候選人政策內涵及對話辯論、及比較候選人差異。在當今選舉文化中,候選人不需認真進行細緻的政策辯論,只籠統提出支票,而選民廉價或無奈的選擇相對不爛的人。我們從簽署到溝通、到遊行至總部對話的所有過程,都可以做我們更清楚分辨候選人的差異。

我們站在娼妓合法性工作權的立場,是針對馬、謝的婦女及勞動政策中針對底層邊緣弱勢婦女中的娼妓工作權議題,提出要求。在妓權議題,謝長廷明確簽署,不但一掃過去陳水扁廢娼形象,更比馬英九保守的回應進步。過去扁執政引起許多人民反感,轉而此次懲罰情緒濃烈,而不問馬的政策對弱勢人民的實質改革,而就毫無批判地投向馬營。但是此次簽署,我們不以先入為主的立場預設,而結果呈現,馬對性工作者議題的保守及推拖。而我們還要再進一步要求謝、馬在選前再實質作為,才是面對選票的負責態度。

※性工作是底邊生計就業議題,拒絕消音,優先辯論!
在這場總統大選中,國民黨強調兩岸開放帶來的「希望」、民進黨強調一中市場將造成的「恐懼」,有條件的人蠢蠢欲動看到希望,沒條件的人害怕更無競爭力而將一無所有。但是兩大黨都沒有主動負責任說清楚:底層邊緣族群的就業問題究竟如何解決?貧富差距急遽惡化下,中低所得的兩百萬人、每年自殺的五千人,究竟何去何從?

M型社會下,這幾年進入性工作以險境求生的婦女越來越多,每一個故事後面是一個政府體制無能的破洞:921震災、風災土石流巨創的部落、中年失業的工廠女工、甚至也有馬英九西門圓環政策失敗的攤販。開放大陸觀光客、兩岸三通,增加的工作機會輪的到這些中高齡婦女嗎?所謂的「幸福經濟」和各種殘補式的社會福利津貼,能夠解決這些被就業市場淘汰的弱勢婦女最迫切的生存問題嗎?兩黨宣稱提供婦女創業貸款能創造10萬或更多就業機會,能嘉惠這些中低階層沒有條件培養更多技能的婦女嗎?

※ 日日春的訴求
日日春日前已經正式向兩大黨總統競選總部提出承諾書,要求:
1.支持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罰娼條款),在成年、自願的情況下,對從事性交易的性工作者不予處罰。(細略)
2.上任後,在兩年內推動社維法80條修法完成。在社維法80條正式廢除之前,以官方、性工作者、民間公眾利益三方溝通對話,完成相關配套措施之研擬,以求在社政、勞政、公衛、治安各方面,兼顧底層弱勢人權與社會公眾利益。(細略)

※ 馬英九:
十年研究裝沒事,推給社會不及格。面對爭議來補考,三月十五見面會。

馬英九與性產業政策的關係可分下列三個面向來看:

●執行面:馬英九掃黃全台第一,且被取締的2/3是底層性工作者
「睜隻眼」的執行後果是,就是對底層婦女掃蕩的階級歧視,「閉隻眼」是讓後台硬的繼續生存。台北市每年取締違反社秩法80條的成年性交易案中,萬華占了 65%。八年下來估計已經有9796名娼妓被抓,拘禁底層婦女11756天,繳交罰款共4461萬元。還不算因躲避取締不能工作而衍生的債務與利息支出。

●政策研究面:馬英九深入研究、並自許是全台最了解此議題的首長,但從不願表達修法方向
2000年台北市政府委託「色情產業及性交易政策芻議」調查研究,研究經費為三百萬。報告指出,台北市民超過七成五受訪者認為,不應全面取締色情交易。更有高達八成市民贊成定點管理。同年馬市長不僅曾親自到荷蘭取經,考察當地性產業政策;面對議員質詢時,馬市長也表示「研究調查完成後,會再舉辦一次全國性的大辯論」。但所謂的「全國性辯論」及「市民論壇」拖延至卸任都無下文。

●對此政策的態度與立場:推給社會共識
馬英九說過「不管罰娼、罰嫖,它必須要通盤來考慮,你不可能只做其中一樣。應該要重視的是社會容忍的底限,而不是法令的底限,如果社會價值及容忍程度沒有達到一定階段,這個問題很難討論。特別是專區必須設立在多個地方而非某一點,要做到一市多區,否則很難成功。我們做過民調,大概有將近七成的民眾也贊成這樣做,但是呢!當你問說在你家這一區好不好?每一個都反對。」因此,他從未表達自己對此政策的態度與立場,只是使用社會共識作拖辭。

直到這次總統大選溝通,馬英九仍然使用「社會共識」繼續推託

『馬總部的回應文:
一、 政府有責任照顧這些姊妹,保障其人權與工作權,並且透過社會福利提供他們生活保障。
二、 有關「性交易工作除罪化」之提議,此公共政策涉及多元價值,宜先進行公民會議尋求共識;討論議題除「性交易工作除罪化」,尚可加入「設立性產業特區」等議題。
三、 公民會議形成共識之後,進行相關修法及配套措施研擬,務必在社會福利、勞工、公共衛生、治安等各方面,兼顧底層弱勢人權與社會公眾利益。 』

據日日春3/4與馬總部政策部副主任陳士魁溝通時,陳表示:馬英九個人支持姊妹的性工作權,但連政策部都有不同意見,選前阻力太大,所以不能表態,但選後一定實質推進。

一起參與溝通過程的流鶯小鳳會後激動表示:「我現在是要政治人物把性工作從檯面下拿到台面上談,檯面下各力量都會壓我,就像我最近還碰到假警察抓我,假警察拿證件時,一翻就闔上,誰知是真是假;馬總部現在的回應就像警察,還是在檯面下操作,說是有意要保障,但又不承諾,不肯拿到檯面上說,誰知是真是假。你要的「彈性」,就是讓我一點保障也沒有,到時我找誰算帳」

我們認為,社會共識並不是不重要,但是
1) 政治人物並不能完全用「社會共識」,來推諉自己不能迴避的政策立場問題。如同流鶯小鳳說「講社會共識就是在打太極拳,政治人物是牆頭草,看哪邊強就靠哪邊。拜託,因為我現在是弱勢,才要找你們幫忙,等社會共識都起來,我就是強勢了,我還需要找你救?」
2) 社會的共識很重要,但是底邊的生存不能拖。2006年官姐走時日日春當面詢問馬英九,馬先生也拿社會共識來推託,私娼小青當場問他:「請問要等多久?等到我死了之後是不是?」馬居然回應「不會啦!你健康其實不錯。」馬英九先生若心中只有選舉輸贏,只看選票,他也許覺得底邊的票不足影響大局,所以可以慢慢來,但社會上存亡邊緣的底邊人民,奄奄一息能等多久?
3)社會共識的確重要,但是,如果連掌有最多行政資源的人,都不花資源去做社會溝通與教育。所謂的社會共識,又怎會從天上掉下來?

從底邊就業的角度看,馬英九實在是不及格的政客。但馬英九面對娼妓身段柔軟,對性產業政策認識也深刻,研究了十年,為何就是無法踩立場?如果要做政治家,就是要調和鼎鼐、對待不同利益可以分析差異及推進。我們希望馬英九可以做各政治家,因此給他一個補考的機會,本會將在3/15到總部,舉辦「真正的政治家應該認真面對性產業:再度提問馬英九」,邀請關心性工作議題的朋友,一起來看馬英九如何應付補考申論題,題目為:請馬具體說明總部政策無法形成共識的關鍵點。

※謝長廷
政策支持不罰娼,立場清楚有進步;政院態度快跟進,三月十二就宣布

●肯定謝長廷支持廢除罰娼條款及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
謝長廷先生在2006年參選台北市長期間,就已經承諾過「同意不處罰成年從娼者」,在今年的總統選舉中,先是在青年逆轉本部發言肯定「性勞動也是一種勞動」,建議社會以一種「比較客觀,不要泛道德化,也不要閉著眼睛看不見」的態度來面對性工作;後又簽署承諾「支持廢除罰娼條款、不處罰性工作者,並在兩年內完成相關配套措施的研擬」。謝長廷先生是台灣第一位總統候選人進行公開的政策表態支持不罰娼,立場清楚,比起許多不敢表示立場、不願面對既存社會現實、無能調和社會紛爭的政客,在「誠實面對性工作」這點上,立場進步值得肯定。

●身為執政黨主席的謝先生,應立刻黨政同步,停止反娼惡行,政策宣布不罰娼
但謝長廷自己本人也曾經在2002年廢了高雄市的公娼,曾經有過迫害底層性工作者工作權的紀錄,並且有鑒於執政的民進黨,這幾年來反娼惡行不斷,前後有: 1997年陳水扁在台北市廢公娼;2004年內政部在割喉選戰中提出娼嫖都不罰騙票,但之後也沒有下文;2006年民進黨全代會廢派系爭議,王幸男表示「派系和公娼一樣不該存在」,用爛政客的派系來污名公娼;2006年蘇貞昌當行政院長號稱拼治安,實際上拿掃黃績效充數、官姐的命也在彼時被拼掉。
因此我們要開「誠意檢驗題」給謝先生,請謝長廷以黨主席身分,立即要求執政黨,請行政院比照「一周一利多」的選前政策表態,立刻宣布「支持修改社維法,廢除罰娼條款」的施政立場,待配套措施研擬完成後,進行修法。

遊行主辦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參與遊行團體:性別人權協會、中央性/別研究室、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身心障礙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青年樂生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好性會、社團法人台灣女同志拉拉手協會、晶晶書庫、GLCA 同志伴侶協會、公民影音資料庫、基層教師協會、國際勞工協會、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基隆火盟、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柳春春劇社劇團、同志廣播、政大種子社、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人文學社